黑马科技
科技要闻

优刻得或成A股首家“同股不同权”企业

时间:2019-11-09

优刻得或成A股首家“同股不同权”企业 

9月27日,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发布卓易科技、优刻得、金山办公的审议结果公告,同意三家科创板申报企业发行上市。值得注意的是,优刻得公司的顺利过会,有望成为A股首家“同股不同权”的企业。

优刻得顺利过会或将成为A股首家“同股不同权”企业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优刻得成立于2012年,是国内最早一批投身云计算行业的原生云服务商,其自主研发并提供计算资源、存储资源、网络资源等企业必需的基础IT架构服务,并深入了解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传统企业不同场景下的业务需求,提供全局解决方案。根据IDC发布的报告,2018年上半年优刻得在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中占比4.8%,位列阿里云、腾讯云、中国电信、AWS、金山云之后,排名第六位。

需要说明的是,优刻得的创始团队主要来自腾讯,CEO季昕华曾全面负责过腾讯安全体系建设;CTO莫显峰负责过腾讯海量云存储系统、海量CDN系统、腾讯云计算平台的研发及管理;而COO华琨同样在腾讯负责过腾讯开放平台、QZone、QQ农场、QQ会员、电商等业务的运营服务。

本次在科创板IPO,优刻得计划募集资金近47.5亿元,发行股份不低于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21.56%。此次募集资金的用途将用于“多媒体云平台项目”、“网络环境下应用数据安全流通平台项目”、“新一代人工智能服务平台项目”及“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优刻得数据中心项目”。

不过,优刻得备受市场关注的地方,主要还是其特殊的公司治理结构,即设置特别表决权。据了解,优刻得的共同实际控制人季昕华、莫显峰及华琨,持有的A类股份每股拥有的表决权数量为其他股东(包括本次公开发行对象)所持有的B类股份每股拥有的表决权的5倍,这也使得上述三人对优刻得的经营管理以及对需要股东大会决议的事项具有绝对控制权。

而根据招股书来显示,优刻得本次IPO之前,季昕华、莫显峰及华琨合计直接持有公司26.8347%的股份,并通过设置特别表决权持有公司64.7126%的表决权。而优刻得本次拟发行不超过12140万股,如果按照本次可能发行的最多股数(不含采用超额配售选择权发行的股票数量)计算,季昕华、莫显峰及华琨在本次发行完成后将合计持有公司20.1239%的股份及55.7463%的表决权。按照本次可能发行的最多股数(含全额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计算,季昕华、莫显峰及华琨在本次发行完成后将合计直接持有公司19.3964%的股份及54.6113%的表决权。

需要说明的是,如果优刻得最终成功上市,其也将成为A股首家“同股不同权”的企业。

何为“同股不同权”?

那么,“同股不同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申万宏源研究报告指出,从狭义概念解读“同股不同权”,主要指“公司发行的普通股具有不同投票权”,包括多重投票权(即AB股)、投票权上限限制、特权股等等。这更接近于香港法律文件“不同投票权架构”的描述,是指给予若干人士与其持股量不成比例的投票权或其他相关权利的管治架构。

简单来讲,“同股不同权”其实就是双重股权结构,公司股票分高、低两种投票权。比如我们同样拥有一家公司的股票,但你的股票一股拥有一份投票权,而我的股票,一股最多可以有10份投票权,虽然我们持有的股票数量一样,但是在投票的时候,我将拥有多达10倍的话语权。

而“同股不同权”的股权架构,通常出现在互联网科技企业,尤其是初创公司相当常见,这是因为公司创办人往往财力有限,要通过多轮融资引入财务投资者,才能令公司壮大,所以创办人摊占的财务股权往往会大幅摊薄。而“同股不同权”的股权架构,正好可以让创办人在持股较少情况下,继续控制公司。

具体来看,狭义的“同股不同权”的制度设计大体可以分为三种类型:(1)投票权不同权重模式。比如小米创始人雷军和林斌持有B类股份,每股可投10票,其他人持有A类股份,每股可投1票;(2)投票权不同事项模式。比如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合伙人可享有提名过半数董事会成员的权利;(3)无投票权模式,是普通股而非优先股,但没有表决权。

哪些公司实施“同股不同权”?

据介绍,“同股不同权”的存在已久。那么,如今哪些公司实施同股不同权?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知名科技公司,包括美国的谷歌、Facebook、Groupon和Zynga,以及中概股阿里巴巴、百度,京东等,都是采用同股不同权的模式。

比如谷歌。早在2004年上市前,谷歌便引入AB股制度。当时,公司两位创办人获得B股,其他股东获得A股,其中,A股每股只有1票投票权,B股的每股投票权为A股的10倍(但不能公开交易)。正因如此,谷歌两位创办人既能够融得资金,也能够以小控大。另外,2014年,谷歌又发行了没有投票权的C股,用作集资用途。

还比如巴菲特创建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同样也采用双重股权结构。据了解,伯克希尔的股价极高,每股约为21万美元左右。根据惯例,股价高过一定价格后,一般要通过拆股来保持股票流通性,不过,巴菲特坚守价值投资,不希望投机者在该股票上赚快钱,因此其公司A股从不拆分,但1996年,为了增加公司流动性,伯克希尔发行了B股,其价格只有A股的1/30,投票权则只有1/200。

京东也是如此。在其上市前,京东也将股票区分为A股与B股,包括腾讯、沃尔玛、老虎基金、高领资本、红杉等在内的机构投资人所持股票被重新指定为A股,每股只有1个投票权,而其董事长刘强东持有的23.1%股权(含其代持的4.3%激励股权),则被重新指定为B股,每股有20个投票权。正因如此,尽管腾讯作为京东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高达18.1%,但刘强东却在股东会重大决议上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事实上,上述实施同股不同权的公司,在细节上虽然有所区分,但具有一些共性:第一,持有A类普通股的一般是公众投资者,而B类普通股的持有者一般是创业者、高管、公司员工与早期投资人;第二,A类股和B类股不能随意转化,一般A类普通股的持有者无法将A类普通股变成B类普通股,而B类普通股经过一定的程序或者直接转让,自动转化为A类普通股。第三,除了少数情况外,绝大部分公司B级股不可以挂牌交易。

同股不同权影响如何?

那么,同股不同权的股权架构,对于上市公司和投资者来讲,有什么影响呢?

■加强创始人控制权提高决策效率

华龙证券永川营业部总经理牛阳表示,同股不同权这样的股权架构,能够确保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通过拥有更高的投票权对股东大会的决策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从而确保对公司的控制权。

具体来讲,它有利于加强创始人对公司的控制权,防止外部融资之后的控制权稀释,这也更加有利于公司管理层、创始人更加专心地投入到公司的运营决策中,提高决策效率。此外,创始人也会更加注重公司长远的投资。

“像万科在前几年经历的万宝之争,还有20多年前的君万之争,其实就是因为管理层持股较小,其所拥有的投票权又不具有绝对优势,公司的控制权岌岌可危。”牛阳表示。

的确,早在1994年,君安证券联合万科第一大股东新一代、第十大股东海南证券,累计持有万科10.73%的股本,共同发起《告全体股东书》,提出对万科的业务结构和管理层进行重组,君万股权之争爆发。

当时,由于万科股权高度分散,为了解决危机,王石和郁亮等在内的万科管理层日夜奔走,想尽办法瓦解君安证券的联盟,同时努力获得6.2%的万科法人股表决权,加强自己的话语权。经过一系列措施,万科才击退君安。

而2015年的万宝之争,同样也是如此。2015年,宝能系通过前海人寿、钜盛华耗资300亿,仅通过半年时间,就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2016年6月,万科收到来自宝能的提案,要求罢免王石、郁亮在内的万科管理层。

面对宝能“逼宫”,王石、郁亮等万科管理层因为持股比例较小,无法与宝能抗衡,只能一再向大股东华润求救,但华润却始终没有太多有效措施。无奈之下,王石只能求助深圳地铁,想借引进深圳地铁稀释宝能股权,却遭遇来自华润和宝能双双否决。直到后来,华润371亿出售股权给深圳地铁,宝能逐步减持万科股份,万宝之争才就此落幕。

“万科股权结构分散,管理层所拥有的投票权不能对股东大会的决策产生决定性的影响,这也使得资本方只要收购公司股权,就能轻而易举撼动其管理层地位。”牛阳表示,如果万科实施同股不同权,君万之争、万宝之争,或许根本不会出现。

■不利于保障股东权益 独裁容易发生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从保护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同股不同权”有一个根本性的缺陷,那就是其违背了现代公司的股东治理结构,不利于股东利益保障,容易导致管理中独裁发生的可能。

“公司的一小部分人,因为拥有绝对的权利,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偏好制定经营战略,甚至可以利用控制权进行关联交易,转移公司财产。”有业内人士表示。也正是因为如此,“同股不同权”制度在发展过程中,引起了诸多质疑和争议。

比如前传媒大亨ConradBlack,借助同股不同权的股权结构,控制了曾经世界界第三大英文传媒集团HollingerInternational73%的表决权,并出任该集团的董事长。之后,Black通过向管理层支付高额报酬,以及一系列的关联交易,将公司资产转入内部人士的腰包。后来,Hollinger的股东们花费了2亿美元对Black提起法律诉讼,尽管其锒铛入狱,Hollinger却不得不申请破产。

未来A股或将出现更多“同股不同权”企业

而在我国,在此之前,A股市场并未允许“同股不同权”企业的进入。不过,如今在科创板这块试验田中,这一规则也将被打破。

去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强调“推动完善公司法等法律法规和资本市场相关规则,允许科技企业实行‘同股不同权’治理结构”,为后续修改提供政策空间。

而今年3月,科创板制度设计落地,除允许未盈利公司上市外,允许不同投票权公司上市同样是重大制度突破之一。随后,4月17日,证监会对《上市公司章程指引》相关条款进行修改,对存在特别表决权股份上市公司增设条款,以对接此类公司在科创板上市的相关安排。

有研究指出,科创板推出同股不同权制度有利于实现资本市场多方共赢,不仅可以使A股投资者能够分享本土科创企业成长的红利,也便利企业融资,实现资本市场投资者红利和企业成长的良性循环。同时,同股不同权制度能避免企业内部股权纷争,财务投资者享受分红和资本利得,企业创始人把握公司的决策权,保证企业长期发展轨道。将更多优质企业留在国内,这对资本市场实现为本土企业融资、定价和风险分散的核心功能有重要意义。

实际上,如今科创板首开先河,也吸引了越来越多具有特别表决权的企业竞相申报。据了解,除优刻得外,九号智能同样也采用了同股不同权的设置方式,而原本在新三板挂牌的伯朗特,打算申请撤回定增申请文件并终止股票发行,并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其给出的理由也是“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

不过,有观点认为,要接纳“同股不同权”类公司上市,资本市场必须要具有成熟的投资者和融资者,规范程度较高的公司内部治理制度,以及健全的监管体系和投资者保护权益的法律法规等,而现阶段的A股市场与这些要求存在一定差距,未来可能还将迎来不少挑战。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转载请注明模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