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科技
数码产品

两代人携手传承新疆曲子戏

时间:2019-11-07

9月22日,周日。下午,高一年级的姜雨果和十几个孩子背着二胡、阮等乐器,陆续来到位于霍城县清水河镇的佳音艺术培训中心。每个周末下午,是佳音艺术培训中心开办的新疆曲子戏免费培训班授课时间。根据课程安排,每个月的第一个周末,由新疆曲子戏自治区级传承人杨秉仁教唱新疆曲子戏,其余三个周末则是乐器课。根据孩子们的兴趣,他们可以选择二胡、阮、笛子等三种乐器,这也是新疆曲子戏的主要伴奏乐器。

图为杨秉仁在用自己编写的教材教唱新疆曲子戏。

将新疆曲子戏与二胡等乐器同时列入授课内容,是76岁的杨秉仁与38岁的佳音艺术培训中心负责人张振杰共同商讨后所做的决定。“如果只教新疆曲子戏,孩子们觉得太枯燥,留不住人。另外,新疆曲子戏也需要乐器伴奏,只会唱,没有伴奏怎么行。”杨秉仁说。

没有听过怎么会喜欢

新疆曲子戏是在陕西眉户基础上广泛吸收了“兰州鼓子词”“秦安小调”“青海赋子”和锡伯族的“平调”等民间曲子戏以及西北、东北、江苏流行的民间小调,同时又吸收了新疆其他少数民族的音乐,经过不断改良、演变发展成为一个具有新疆地域特色的地方剧种。新疆曲子戏流传于天山南北的城市和乡村,其中又以霍城县水定镇、芦草沟镇为中心。新疆曲子戏内容风趣、唱白通俗易懂、曲牌音乐优美,得到各族群众的喜爱。

“小时候,因为没有其他娱乐活动,新疆曲子戏很受欢迎,是老百姓最重要的文化娱乐活动,很多人都会唱几句。不过这些年,喜欢新疆曲子戏的几乎只有中老年人,年轻人不感兴趣。”杨秉仁说。

杨秉仁与张振杰相识于2017年。那年,杨秉仁从芦草沟镇搬迁至清水河镇居住,并在这里组建了一支新疆曲子戏队。这年暑假,张振杰计划组织培训中心的学生前往芦草沟镇举办一场演出,从别人口中了解到杨秉仁在芦草沟镇很有名气,便邀请杨秉仁的新疆曲子戏队参加演出。

杨秉仁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可他也向张振杰道出了难处,就是新疆曲子戏队没有固定的活动场地,排戏节目比较困难。“培训中心平时很少有学生,以后你们就到我这里来排练。”张振杰说。

因为经常排练,张振杰和妻子杨薇听得多了,也对新疆曲子戏产生了兴趣,杨薇干脆拜杨秉仁为师,学唱新疆曲子戏。2018年12月,她参加了伊犁州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活化利用培训班,今年4月,她又作为新疆曲子戏的青年传承人,参加了第二届新疆曲子戏培训班。“新疆曲子戏队的10余人,几乎都在60岁以上,正需要杨薇这样的年轻人来传承。”杨秉仁说。

青年,一直是杨秉仁着重培养的对象,张振杰则看得更远。“一次闲聊,说到新疆曲子戏的传承。张振杰说,从青年抓起,已经太晚,应该从孩子抓起。”杨秉仁说。

这次交谈,也促成了新疆曲子戏免费培训班的诞生。杨秉仁说:“现在的孩子别说唱,连听都没听过。没有听过,怎么会喜欢。”

只有一两个也比没有强

2019年3月1日,新疆曲子戏免费培训班正式开课,张振杰专门腾出一间教室作为培训班的授课室。姜雨果等21个孩子成为杨秉仁的学生,其中大多数孩子都来自佳音艺术培训中心。每个月的第一个周末,由杨秉仁教唱一首新疆曲子戏。教材是杨秉仁复印的曲谱,“选的都是一些简单易学的曲子戏,孩子们上手快,好培养他们的兴趣。”杨秉仁说。

半年多之后,姜雨果已经学会了五六首新疆曲子戏,“唱起来很有意思。”她说。

13岁的马欣悦是插班生。新疆曲子戏免费培训班开课一周后,她得知消息后报名参加。“我一直很喜欢中国传统文化,以前一直在学习古筝。这次除了新疆曲子戏外,我还选择了二胡,我会坚持学下去。”马欣悦说。

在培训班中,75岁的支翠英是“奶奶”级的学生。支翠英出生于甘肃,1962年来到清水河镇。“刚到清水河镇时,经常听人们唱新疆曲子戏。新疆曲子戏和我老家的戏曲很相似,一直想学,可是没有时间。这几年,孙子大了,有了空闲时间,我听说这里有个培训班,特意来学习。”

因为不识多少字,支翠英学习起来很费劲。“多亏了这些孩子,遇到不认识的字,他们就教我。”支翠英说。

尽管有支翠英这样的爱好者,可杨秉仁和张振杰也不得不面对一个难题。培训班的孩子们从小学生到高中生都有,但对于高中生而言,学习任务繁重,能坚持下来的并不多。半年过去,培训班的学生只剩下11人。“哪怕只剩下一两个,也比没有人学强。”张振杰说。

最近,张振杰也正在与清水河镇的一所学校联系,力争让新疆曲子戏进校园,“只要有人愿意学,我们就免费教。”

文/图 记者 卢钟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转载请注明模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