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科技
智能生活

虚拟偶像是一门怎么样的年轻人生意?

时间:2019-10-08

虚拟偶像的待遇现在早已不亚于真人偶像,全息投影塑造了它们在舞台上的动作和外形,声音来自合成软件,舞台上是齐刷刷一片的应援灯海和粉丝呐喊。

80、90 后的偶像周杰伦并不需要刷量,三次元的流量偶像也可以没有代表作。然而在二次元的世界里有着一批明星艺人,它们有流量、有代表作、有粉丝,但它们不是「大活人」。

在 2019 年哔哩哔哩动画的线下活动 Bilibili Macro Link(简称 BML)上,我们和近万人一起看了国内目前为止阵容最强的虚拟偶像演唱会,并见证了初音未来、洛天依与 B 站吉祥物 22、33 的同台合唱。

虚拟偶像的待遇早已不亚于真人偶像,全息投影塑造了它们在舞台上的动作和外形,声音来自合成软件,舞台上是齐刷刷一片的应援灯海和粉丝呐喊。

从虚拟偶像到虚拟主播,出圈的二次元更亲民了

BML 应该是少有的、年轻男性比例相当高的演唱会。

线下现场的近万名观众,很大一部分是虚拟艺人的年轻男性粉丝,他们可以头系身披应援毛巾,手持发光的应援棒,连续坐上三个小时一直为台上那个光线构成的虚拟影像打 call、嚎叫。

BML 也在线上进行直播,今年虚拟艺人全息演唱会的这一场,观看人数超过 600 万。在这次 BML 全息演唱会上,上台的虚拟艺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类属于「虚拟偶像」,例如来自 Vsinger 旗下的中文虚拟偶像洛天依,以及被更广泛认可的初音未来等。

初音未来可以说是虚拟偶像里的大咖,诞生于 2007 年,粉丝自称「骑士团」,早在 2010 年它已经成为第一个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的虚拟偶像。

初音未来由 Crypton Future Media 公司基于 VOCALOID 语音合成引擎研发,人设是一个有着青色长发,身穿未来感制服的少女。初音未来造型二次创作的「雪初音」形象,也出现在今年的 BML 上。

在 BML 现场,初音未来用「工地汉语」与现场观众互动,不过直播弹幕让我印象深刻的不仅是来自粉丝骑士团刷屏的「参见公主殿下」,还有粉丝们表示「想要同款发量」的心声。

洛天依诞生于 2012 年,是首个进入 VOCALOID 家族的中文虚拟偶像,人物外形设定为 15 岁少女,性格设定为软萌可爱、温柔天然呆,声音取样来自中国配音演员山新和日本歌手鹿乃。

洛天依早已出圈,不仅在 CCTV、湖南卫视、江苏卫视登台,还跟三次元歌手合作过。目前 VOCALOID 家族已经有多个虚拟偶像,每个偶像的正版声库售价在 680-780 元人民币之间。粉丝购买声库后,自行作词编曲,就能通过声库合成音乐作品。

今年初音未来与洛天依也是首次同台演出,你可以理解为,两个来自不同经纪人公司、不同母语的歌手艺人,在一个舞台上同台合唱。

另外,《战斗吧歌姬》中的六个虚拟偶像相当于虚拟艺人领域的女团,各有人设特色并且通常是齐刷刷地一起上台演出。

第二类属于「虚拟主播」,比如绊爱(Kizuna AI)、白上吹雪、 HIMEHINA 等。绊爱是日本虚拟主播(Vtuber),在国内被粉丝称为「爱酱」,并已拥有数百万核心粉丝。

▲ 绊爱(Kizuna AI),粉丝称「爱酱」

它在今年 6 月 30 日正式宣布进入中国市场,BML 是它在国内的首次大型演出。绊爱号称是一个「人工智能」,并且在背后运营团队的运作下,主持过软银苹果发布会、电影《阿丽塔》首映礼,身居「日本旅游官方宣传大使」要职。

▲ HIMEHINA,图片来自:youtube

HIEHINA 则是在 YouTube 上已经拥有超过 46 万粉丝的虚拟艺人组合,以翻唱、舞蹈、游戏实况等视频内容圈粉。相比自称人工智能的绊爱、没有三次元本体的 HIMEHINA,而这次 BML 上还有一个相当特别的虚拟主播「泠鸢 yousa」。

▲ 泠鸢 yousa泠鸢

yousa 是 B 站 UP 主,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经过专业的演唱训练,在 B 站上以一个卡通少女的形象发布歌曲作品和 vlog 等视频内容。

「泠鸢 yousa」的内在风格来自一个相当低调、深藏不漏的三次元活人,对外则以虚拟形象出现。这种新的表演形式,得益于视频网站的兴起,动画全息影像技术的成熟。纵使虚拟艺人轮番上台,但成像、音源的质量也是有些参齐不齐。

全息影像的拟真程度与建模技术密切相关,虽然这些虚拟艺人有着经过编排的舞蹈动作,配合现场舞美,相当梦幻。但四肢僵硬、表情基本靠眼睛、整体缺乏细节等 bug 也是有的。但这些并不影响它们在二次元世界里收获粉丝。

只要有人粉,万物皆可为明星

BML 已经从 2013 年 800 多人那个「人人喊打」的小型演出,成长为如今续航三天、聚集数万人的大型演唱会,也是哔哩哔哩每年最引人关注的线下活动之一。

线下近万人呐喊,线上逾 600 万人围观,所追逐的是舞台上、屏幕里一个虚拟的影子。这种追星的方式,可能让很多人不解,但一个虚拟艺人的走红方式,基本与三次元的运作套路相似。

早年初音未来、洛天依主要是以音乐作品在亚文化圈子里流行,粉丝通过音频合成软件制作对应角色的歌曲,并上传到社区。这些虚拟形象深度依赖 UGC 生态,也有着大量改编、恶搞的视频、图片、表情包,但在粉丝眼中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偶像、歌手。

以绊爱为代表的虚拟主播,则是用更加亲民的方式深入人心。除了发布代表作、开演唱会,它们还在直播、游戏解说、各类综艺场合中出没。它们比洛天依、初音未来有着更加开放的内容生态。而这些虚拟主播也和三次元主播一样,非常重视与粉丝的互动,对于互联网流行文化的把握也更为敏锐迅速,所包装的形象往往也更亲民、更娱乐、更萌更可爱。

纵使越来越多虚拟偶像打着 AI 的幌子,但就目前的技术水平而言,依然是靠人肉运营,从而包装打造独特的人物魅力。这个套路,依然是沿用经典的造星公式:偶像 = 技能点 + 人设 + 流量。也就是说,包装虚拟偶像和包装真人偶像,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只要有人粉,有流量,万物皆可明星。

虚拟偶像是一门怎么样的年轻人生意

今年 5 月,B 站董事长陈睿在 2019 年 Q1 财报发布的分析师会议上,解读了自身在虚拟主播业务上的增长。

第一季度虚拟主播的增长非常强劲,该季度有超过来自全世界的 6000 虚拟主播在 B 站开播,观看的观众人数接近 600 万。

B 站凭借现有的虚拟艺人 UP 主、所聚集的粉丝,以及粉丝围绕虚拟艺人进行创作和传播的视频内容,显然已成为国内最大的虚拟偶像社区。无论是抖音、王者荣耀、阴阳师、腾讯动漫,这些团队推出虚拟偶像出道层出不穷,然而能够盈利挣钱的并不多,更多是把它们当做自身游戏、产品的周边。

但初音未来、洛天依不是周边自身,而是周边产品的中心源头。它们的成功也证明:同时具备二次元属性、偶像属性的虚拟艺人,能够有效连接二次元与粉丝经济相关的产业,因此拥有相当可观的商业价值。兼备二次元和偶像属性的初音未来、洛天依们,不仅是一种粉丝经济,同时也是一种「人设与陪伴经济学」,而这些都是针对年轻人的生意。

虚拟偶像、主播在社区里培育出新的娱乐消费基础。随着它们从二次元出圈,年轻人对虚拟艺人的消费场景,也从音视频作品,到艺人综艺、演唱会,随之到达直播、短视频。

Z 世代在影响国内娱乐消费,引领互联网社交娱乐方式。但追逐虚拟艺人的群体,相比在社交平台上为流量明星刷量的人群,依然数量较少。限制虚拟艺人流行的原因不少,其中包括虚拟艺人成像及交互的技术仍需突破,内容形式单薄不足以支撑饱满的人设,偶像养成及变现模式仍未成熟等。

就目前而言,较早占领粉丝心智的初音未来、满足中国市场 VOCALOID 音源需求的洛天依,以及实力较强家里有矿的绊爱,依然是中国市场上最具有竞争力的虚拟艺人。

本土虚拟艺人的数量及粉丝依在增长,但暂不具备爆发力,它们依然相对小众。

 

作者:沈星佑,公众号:爱范儿(ID:ifanr)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jPZ6sTysOOWwqnHPckXmAw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爱范儿,作者@沈星佑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转载请注明模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