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科技

Warning: in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2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home/wwwroot/www.wanzhanqun.com/apps/frontend/models/Article_Data.php on line 137
互联网

让吴军被骂的“公司基因论”究竟从哪来的?

时间:2019-07-21


这两天,吴军忽然成了各互联网分析人士口诛笔伐的对象。


起因是他在接受《头条有约》的采访时,点评腾讯“从来没有过To B的基因”,说谷歌“是一个颇为平庸的公司”,认为百度“是一个基本属于僵化的公司,已经没有希望了”。

作为原腾讯副总裁(曾负责搜搜业务)、谷歌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吴军对自己的老东家和其他热门公司进行了直接且言辞大胆的评论,被质疑“总喜欢批评前东家”,质疑其“腾讯副总裁”的title是否准确,认为其没为腾讯把搜搜业务做起来,是“败军之将”,却用基因论来为自己开脱。


吴军《头条有约》截图


除了用言论把自己本人树成靶子外,他在自己最有名的作品《浪潮之巅》中一直强调的互联网企业“基因论”也受到了强烈质疑。潘乱在文章《吴军的公司基因论极其肤浅可笑》中写道——


基因论是一种过度静态的观点,非常地陈腐,属于用错误的方法分析问题碰巧得到正确的结果,或者说是事后诸葛亮。


媒体人程苓峰亦表示,“基因决定一切的论调实属偷懒……铁口直断式的偏激言论,不是一个灰度的管理者会感兴趣的。”


本文无意再对吴军的言论进行评论,只想尝试弄清楚,“企业基因论”这个理论究竟是怎么回事、源头是何处?


吴军的《浪潮之巅》出版于2011年,内容主要来自于他从2007年起发表在Google黑板报博客上的文章,当时他还没去腾讯,仍在谷歌任职。


但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人提出了“企业DNA”这个词了。


密歇根大学商学院教授Noel Tichy与其研究团队在1993年发布了《Control Your Destiny or Someone Else Will》一文,文中正式提出了“企业基因模型”。


Tichy在这个模型中认为,企业可以看作类生命体,也和生命体一样含有“DNA”,企业基因主要由决策架构和社交架构形成。后续还有许多学者针对“企业基因”这一理论进行了不同角度的阐释和讨论,对“企业基因”的定义则各有各的说法,但基本上都把“组织架构”“组织文化”包含进去了。


从互联网圈如今普遍接受的“企业基因论”的视角来看,学者提出的企业基因模型显得更外化、更具体,“宿命论”的意味更少一些。


真正让“基因论”在中国互联网圈子火起来的还是吴军的《浪潮之巅》,他在该书中反复提及“基因决定理论”。他自己似乎也对这一理论感到得意,曾在微博上说:“我每一本书都提出一些口号式的观点……《浪潮之巅》中提出公司的基因决定论。”



吴军在书中表示,这种观点是他和“李开复及其他优秀管理者”探讨出来的,他在第十四章中这样概括“基因论”——


当我在前面的章节提到基因对一个公司发展的决定作用时,一些读者觉得我是在宣扬宿命论。遗憾的是,现实是很残酷的。一个公司可以不相信基因的决定性,但是最终无法摆脱它的影响。


我和李开复以及许多优秀的管理者探讨过为什么一个公司进入成熟期以后,很难在新的领域获得成功。最后的结论是,一个在某个领域特别成功的大公司一定已经被优化得非常适应这个市场,它的文化、做事方式、商业模式、市场定位等等已经非常适应,甚至过分适应自己传统的市场。这使得该公司获得成功的内在因素会渐渐地、深深地植入该公司,可以讲是这个公司的基因。


……


类似地,当这个公司开拓新领域时,它也会按照自己的基因克隆出一个新的部门。遗憾的是,适应现有市场的基因未必适合一个新的市场。


他在书中为“基因论”举了很多个例子,比如一向以政府部门和企事业单位为主要客户的IBM很难成为个人计算机之王,错过了以微机和互联网为核心的技术浪潮;微软的基因决定了它不容易适应互联网时代;而苹果“从来就有创新的基因,因此可以完成从微机到iPod再到iPhone的过渡”。


吴军的意思是,公司在成长的过程中会对固定的方式方法形成惯性,也就是后来大家常提的“路径依赖”,因因此会让公司在开拓新领域时走不出陈旧的思维模式。


几乎在吴军写《浪潮之巅》的相同时期,2010年1月,红杉资本资深合伙人迈克尔·莫瑞兹来清华大学发表演讲,他说——


大多数人以为IPO是一个公司故事中的最高潮,但事实上这只是第一章而已。一个公司的基因早在它最初的18个月就被决定了。此后公司不可能再有什么大的改变,如果DNA是对的,它就是一块金子;如果不对,那基本就玩完了。


当然,针对“基因决定论”,反驳者也不在少数。


除了文章开头提到的“陈腐”“过度静态”“偷懒”等评价,早在2012年时,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就在微博上说:“基因论有理,但什么都归基因就和找借口没什么区别。”



阿里没有社交基因、腾讯没有To B基因、百度没有移动基因……

如此说下去,或许能给每家互联网企业发展道路上遭遇的失败找出一个明确原因,但思考、分析问题的方式,不应是单一而粗暴的。


End

复制口令【 HiRlWQFX 】打开最新版本虎嗅APP,即可领取虎嗅黑卡权益,3日内有效哦。



如何离消费者更近,并且快速抓住TA的购买瞬间?这是快速变迁的数字时代给企业营销提出的更高挑战。


在亚太地区,有65%的营销决策者,倾向将营销预算用于市场研究或数据服务,充分说明企业已经意识到,只有数据和技术的不断创新,才能让企业突破更高的商业目标。


在国内,如何选择适合企业自身商业目标的数据合作伙伴?如何助力企业实现真正的数字化运营和营销?如何走稳企业都在趋之若鹜的数字化转型战略的第一步?


点击下方图片链接,获取最新亚太及中国DMP格局和技术实力权威分析。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转载请注明模板网#